2月10日,湖南省長杜家毫在十二屆省記憶體人大會上所作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讓人耳目一新,這不僅在於報告的語言簡樸清新,更在於報告內容的務實創新。
  報告提出,要加快轉變政府職能,進一步簡政放權,花店釋放市場活力,特別是要列出政府的“權力清單”,年內完成省本級行政審批事項的清理,進一步下放行政審批權;在闡述投資體制改革方面,報告承諾,將進一步落實擴大民間投資各項政策,實施投資準入“負面清單”,在這個管理模式下,投資領域“除特定內容外不做限制”。
  一個行政審批網路行銷的“權力清單”、一個投資準入的“負面清單”,從管理和服務兩個方面,構建了湖南未來公共政治和資本投資的兩大嶄新柱石。前一個清單顯示出湖南省決策層的自我限權和有限政府理念,後一個清單,則透露了民間資本和經濟發展的無限機會。
  在“法治”理念下,關於公共政治的基本規則,其房屋出租實包含了兩個方向,一是對於政府來說,只有法律明確授權的才可以做,除此以外均不能染指,二是對於民眾來說,只有法律禁止的才不可以做,除此以外都可以做。兩個規則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就是“權力清單”和“負面清單”。
  從邏輯上可知,“權力清單”的意義,在於給政府設定了可以作為的有限範圍,記憶體其餘無限廣闊的範圍都是被限制的;而“負面清單”的意義,則是除了法律政策所設定的限制或禁止範圍,其他無限廣闊的範圍都是民眾可以放手搏擊的世界。由此可知,兩個清單的意義,就在於建立有限政府,以及放手發動民間的無限活力。
  長期以來,中國各級官員受傳統文化的影響,總習慣於當“父母官”,喜歡替人民做主,管這管那,幾年前延安一對夫妻在家看黃碟也被當地警察查處,即是典型的例子。在這種思維下,政府官員常常不自覺地擴充自己的權力,很多政府機關甚至接近於實施“負面清單”模式,即除了部分事務因法律規定而明確不能幹預,其他的都想介入。
  如此官員如此思維定勢,其實是對民間利益的極大覬覦乃至威脅,在這樣的管制思維下,民間的活力得不到釋放,民間的資本沒有出路,人民的權利時刻受到不合理的限制,長此以往,其必然結局就是整個社會萬馬齊喑。
  筆者註意到,這些年來,湖南省委省政府一直在認認真真抓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,努力激發三湘大地的資本活力和資源效應。
  就在這次人大會開幕後,湖南省委書記徐守盛到湘潭代表團參與討論時就提出,“馬年各項工作要實現‘萬馬奔騰’,其中改革要‘一馬當先’。”他既闡釋了湖南公共管理的大方向,也提出了項目建設、自主創新、改善民生、狠抓“四風”等具體要求。這些要求和前述兩個“清單”的精神一脈相承,說到底就是體現出政府放權、強化服務、促進發展、激發活力、深化改革的新理念、新方向。
  美國著名哲學家羅爾斯在其經典著作《正義論》里說:“正義是社會制度的首要價值……某些法律和制度,不管它們如何有效率和有條理,只要它們不正義,就必須加以改造或廢除。每個人都擁有基於正義的不可侵犯性,這種不可侵犯性即使以社會整體利益之名也不能逾越。”對於當前的中國社會來說,確實存在一種情況,那就是很多官員總習慣於以效率為由,主張“一統天下”,事無巨細都去管理,殊不知,這種想法也許出發點是好的,卻違反了民權的基本自由原則,所以需要改進。湖南的政府權力“負面清單”,正是一種積極的改進。
  法國思想家盧梭曾在他的《社會契約論》里說過:“國家的體制愈良好,則在公民的精神里,公共的事情也就愈重於私人的事情。”這一論斷則反過來告訴那些擔心民權過寬的官員,在一個尊重民權的體制下,公民精神會反過來促進每個權利個體更加關註公共事務,更加尊重公共秩序。
  由是而言,政府的自我限權,使政府有了走向更加正義的可能,而在良好的體制下,公民則會基於公共精神,和政府形成良性的積極互動,從而為過去政府所從事的或者說操心的公共事務提供強有力的支撐。
  筆者期待,在兩個“清單”的引領下,三湘大地能夠佇立政府的嶄新形象,也能夠展示幾千萬公民的新形象。
  文/陳傑人  (原標題:兩個“清單”背後的政府新追求)
創作者介紹

鑰匙圈

py59pywa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